2012年9月29日 星期六

八娜娜的自畫像:無家緣

文 / 綠可頌

246989_475790265772773_234197938_n

瘋狂八娜娜
八娜娜是台南藝術大學造型藝術研究所的學生。今年8月18日,她在高雄新浜碼頭藝術空間舉行為期三週的個人作品展示〈無家緣〉,展出一系列以自己為主題的實驗性攝影作品。開幕茶會那天,她以一身女高中生水手制服的裝扮登場招呼我們這群湊熱鬧的閒雜人等,桌上戲謔的擺上好幾串香蕉(Banana),提供現場歡鬧的賓客嘴巴在閒聊之餘,還能有個紓緩臉部肌肉、補充身體能量的活動可以選擇。

2012-08-18%252016.56.34這種場景是不會在普通美術館看到的,一般人進了藝術展場就自動閉上嘴巴,如履薄冰般的行走在靜肅莊嚴的作品之間。一邊讚嘆著達利、梵谷是多麼的偉大的藝術家,一邊試圖讓自己沉浸在那種高深、抽象的藝術境地之中。絕對不會像八娜娜的觀眾,可以邊吃著香蕉隨著音樂擺動身體,還可以跟高挑的藝術家本人談論各種葷素不忌的話題,最後用相機跟現場的作品擺出各種戲謔的姿勢來個影像「再創造」。

現場看似簡單的空間,卻因為人跟作品之間脫序的互動而變得很有意思。我們無厘頭的歡鬧,背景牆上掛映的作品卻是八娜娜對自己最深刻的自白剖析;然而在作品中探索私密領域的八娜娜,以她真實的自我出現在現場時卻又是一個開朗又瘋狂的少女。在那個以八娜娜為中心的展演空間中,我們就用最真實的接觸與互動感受到她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牆上作為影像的她與真實作為肉體的她,就讓這個主體/創作者變得多層次。

跨性別的家庭成長議題
〈無家緣〉其實只是她的《無地緣》系列作品的一個子題,在這個部分她要探究的是自己與家庭的關係。能夠拿自己當做創作主體,想必也不是個普通的角色。八娜娜確實不是普通人,她是個怪人。不只怪在她神經神經的個性,更因為她有超乎一般社會規則的打扮跟作為,就像我們第一眼都分不清她是男生女生一樣。我們認為她怪,因為她屬於一般性別想像中最後一種,也是最難劃分的一個類別──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普通人的想像力貧乏,大部分人好不容易認識了同性戀是什麼樣子,也接受了雙性戀的性向認同,然而對跨性別者的性別想像,卻還在用獵奇的眼光看待這群少數群體。八娜娜把自己當成創作主題,除了是為自己作為一個特別人物的發聲,同時也代表著社會上一群像她一樣,被壓抑、隱藏、歧視而無法以自然的姿態生存在社會上的人們。

2012-08-18%252015.14.30

八娜娜於是從自己的回憶去出發,探究非異性戀者的成長過程中,家庭所扮演的角色與位置。她將現在的自己,裝扮成各種華麗、夢幻的鮮明女性形象,以寫真集式的構圖與姿勢拍攝下來。然而特別的是投射在她身上的光影,是她自己的家庭與童年照片,來自過去的影像記錄,與現在的自我形象交疊,形成一種多層次的象徵意義。這個技法當中很有意思的層面是,如果光線是得以照映出主體並使之顯像的來源,那麼她將原本單色、純淨的光線混入由家庭照片所構成的影像投射出來時,光線所形構出的主體輪廓、色彩就完全被一種來自過去的成長記憶所包圍、覆蓋;而牆上所投映的家庭照片影像,被當下的身體阻擋,所形成一個缺塊式的陰影,象徵一種成長過程的空白(黑)、缺乏,正不斷地由現在的自我形象彌補著。

2012-08-18%252015.24.34

這種自畫像的形式令人聯想到墨西哥女畫家芙烈達‧卡蘿(Frida Kahlo)的作品,卡蘿擅長將自我以多重的象徵形式混入女性所承受的各種身體上的痛苦與壓力;八娜娜的作品也顯現出了這種象徵趣味,只不過她選擇的是當代的數位攝影技術作為心理影像投射的再現媒介。影像具有的超現實特質,卻由於攝影的高度寫實性,引導出內在心理與外在表徵兩種虛實交錯的人格建構過程。八娜娜是個「從小當成男孩養」的失敗案例,她用創作去填補自己成長過程一直想要,卻因壓抑而空缺的女孩形象,這個女孩形象的自我,正在現實世界中與展覽現場的我們共存著。

做自己,好自在
八娜娜的展覽不賣弄藝術品的莊嚴靜肅,她用很自在的方式出現在我們面前,讓我們知道她是很真實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藝術作品被框架限制而產生的獵奇感不見了,我們都自然而不假裝的接受同樣是肉體組成的八娜娜,跟我們一樣有煩惱、夢想、情感跟慾望,但同時又差異於我們,她是那麼的特別。我問八娜娜敢不敢穿這身女高中生制服走在街上?她跟我說那就是她接下來作品要做的主題:自己跟社會環境的關係。我很高興她不是沈溺於自我創傷的陳腐角色,而是很勇敢的去面對外界給予的挑戰。

學生作品的能見度也許不像被商業化的藝術展覽那麼高,但他們時常代表著新世代對未來的想望。八娜娜透過揭露自己的創作讓我們發現了她,也帶領著像她一樣特別的人們,在台灣的藝術圈走出一條自在的道路。

八娜娜的作品BLOG

324842_475790535772746_163972269_o

y7oQx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