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4日 星期日

那部電影說出你的成長故事?

文   /  蘇蔚婧

對世界充滿好奇的高中生問我:電影系要怎麼考、唸電影是不是會很辛苦?

在臉書上閱讀這些問題其實是享受的,其中樂趣來自當年認識他還是國小五年級,現在竟已是要考大學的少年所帶來的相對時間感。我是常常有機會碰到學生的,對於他們一晃眼就長大,而自己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已不會太感慨,但只要想起遇見他們的上一眼還是如此的稚嫩,就覺得長大似乎很容易被察覺,至少外在的變化非常明顯,變熟變老反而要看細節查辨,外表可以凍齡騙吃騙喝掩人耳目,但當大聊邱淑貞葉玉卿(喔還有張敏)但90後出生的同事完全沒反應時,世代差異就藏不住了。


但回答時問題時我也是嚴謹的,認真講起來自己算半路出家去唸電影理論,對電影創作的實際內容並沒有太深的了解,只能盡力回答。某種程度我也在思考自己對現有電影學院系體制的了解,也細細的回想自己僅有的少數拍片經驗。我只有與方導稍微討論過劇本、在恆哥的推薦下當過廣告的場記,說實話在當下並沒有抓到竅門,反覺得有些力不從心,但那種不擅長不適應有點冏的感覺就像一個鉤子,反倒讓我清楚記得許多細節,也讓我對理論與創作的之間不同的思維方式印象深刻,是不至於想就專心唸理論好了創作掰掰,反而會覺得有機會就要多接觸別拿理論當藉口,直白的說就是不要躲在舒適圈。更重要的,參與過才知道創作有多辛苦,電影觀眾真的很幸福,我也只要舒服的在最後端消費影片創作的成果,然後在電腦前產出評論就好了,但,美其名為影評人的我,又有多少文章真正值得一讀,又對電影美學產生多少貢獻呢?就像《料理鼠王》(Ratatouille2007)挑剔的美食評論家Anton Ego (彼得奧圖(Peter Otto)精彩配音)得知廚房的真相後,才終於對料理創作真心尊重,這一段常常刺激我對書寫的反省,只有看片看書真的是不夠的。

                                             美食評論家Anton Ego 最後的演說發人深省。

回過頭來看少年的提問,有些急切、有些茫然,但我還是很佩服他的主動。好棒的17歲啊。想當年我只知道拼命讀書,心想如果考不好人生就完了,也沒能像他這樣坦率地向人請教。現在我已經是個有經驗的大人了,但其實偶爾還是會感到迷惘,有時也想在電影中尋找自己年少的樣子,但多數的成長電影都是言之有物的,通常有深刻的回憶或熱血尋夢的故事(譬如《藍色大門》或《九降風》,而且演員通常都很好看真是不太寫實阿),但我的高中時期真的是非常無聊,一點都不精彩,空空的。或許比較接近的會是《青少年哪吒》,但我們這種乖乖牌不會去西門町打電動,也不敢把爸媽給的補習費亂花,不像李康生那麼有意思。南部一望無際陽光白花花的,把我的青春曬得很乾。奇怪的是當時一點都不覺得啊,就這樣長大了,苦笑一下就過了。不知會不會有個同代導演和我過著同樣缺水的生活,有天他會去拍一部關於成長的電影,或許我就可以在電影中找到自己,發現無聊之外的其他事情。

 方信凱導演的《皮下絮語》在劇本構思階段就考慮影片結合動畫與實拍的形式,並營造透明膚觸質感


親愛的少年祝福你,希望你順利度過接下來的學測,但要知道這不會決定你全部的人生,沒考上沒關係、最後沒去唸也沒關係,電影一直都在,電影也可以只是最單純的興趣,被電影感動、享受電影也就很棒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